Published on

两个小故事

Authors
  • avatar
    Name
    老麦

分享最近听到的两个小故事。

故事一

一位大婶在巷子里摆着摊,主要是经营一些煎炸类的地方小吃。这时有城管的工作人员在外面的街道巡查,大婶的手推车在内巷的一个拐角处,因此一般情况下都是可以成功撤退的。不料此时一男子开了一辆轿车过来把巷子的路给堵了,这一举措直接导致大婶的手推车卡在原地推不走了,男子下车主动找到正在外面街道巡查的城管工作人员,投诉大婶占道经营且经营时产生的油烟扰民等等相关问题。最后,大婶的违法行为被依法查处。

大婶与男子此事之前就已经争吵过很多回,原因无非就是因为大婶摆摊影响到住在楼上的男子一家人。男子实在忍无可忍了就来了这么一出。

不难看出,大婶与该男子双方都不是什么善类,因为当大婶被查处时男子全程在旁边看着,大婶气不过,骂起了街,男子也是头铁,怼了回去,执法人员劝其先离开现场也是不听。最后大婶的儿子赶了过来,拉走了大婶,并积极配合执法人员查处。

执法人员查处完成后,大家都认为事情就这样结束时,大婶的儿子拿出手机拍了男子的样貌。原来,大婶儿子是个混社会的。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你是这个男子,遇到这样的事你会怎么做?

故事二

i 志愿平台是一个面向志愿者和社会公益组织的在线服务平台。其主要作用是为广大志愿者提供了一个方便、快捷的渠道,让他们可以找到自己感兴趣的志愿活动,并与社会公益组织进行联系和合作。同时,该平台也为社会公益组织提供了一个招募志愿者和展示公益项目的平台,促进了社会公益事业的发展。通过 i 志愿平台,志愿者和公益组织之间的对接更加便捷,让更多的人参与到公益事业中来。

男子在家长群里得知原来现在已经可以帮孩子注册这个志愿者平台了,他心想平时带着孩子一起去参加志愿者活动,给孩子增长一点见闻,从小培养孩子的爱心也是很不错的,加上这个志愿时长是累积的,这样子对孩子将来的履历也添加了有意义的一笔。一顿操作完成,也进了孩子学校的志愿者服务群,因为每周的志愿者服务都会在这里发个通知,方便大家去报名参加活动。男子心想以后这样有意义的活动一定要多带孩子参加。

到志愿者活动组织者在群上发通知可以报名了,因为活动名额有限,所以一般情况只录取前十名报名者。第一次男子因为把群消息设置了消息免打扰,所以当男子看到通知,录取名额早已没了。第二次男子虽然关了消息免打扰,但平时上班也忙,各种各样的群加了一大堆,当有空看手机消息时才发现志愿者活动的组织者半小时前已经在群上发布了这周志愿者活动,男子心想家长都忙,现在进去接龙报名应该还来得及,可结果却是又一次错过了。有了这两次教训,男子临近周末时手机只要一响就特别的紧张,他不想再一次错过这次的报名,终于等到组织者再次在群上发通知了,他也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好巧不巧的这时正好来了个电话,当他进入微信群一看,录取名额又没了。男子很纳闷,为什么大家伙接龙接得如此之快,两分钟的时间就已经,这时他隐隐觉得不对劲,就往回翻群上的聊天记录。他发现这几次录取的孩子几乎都是相同,而且每次组织者发通知接龙报名到截止录取,所需的时间都会控制在两分钟以内。

这时问题来了,到底是现在社会就是如此的卷还是背后存在操作?

结语

个人觉得故事一的男子挺愚蠢。为什么呢?很简单,你住在这,家里有老有小的,这样子与别人硬刚真的值得吗?对,你堂堂七尺男儿,你不怕,但是家里的老人与孩子呢?别人影响到自己了,找政府帮忙解决就好了。男子勇敢地走出来为自己发声,不再继续沉默,这我很赞赏。因为他不这样做的话反而助长了那些不良行为。但是,发声的方式有很多的,前提是保护好自己的安全。在任何情况下,都要权衡利弊,冷静分析局势,做出明智的选择。

至于故事二,我觉得就是“卷”,虽然我不敢说背后百分百不存在操作,但我觉得家长帮孩子争取这类名额还是很正常的。我说一下自己的实际情况吧,我家佩佩在刚上小学时,我也在偶然之下得知现在的学生很多都会在周末的时候去参加一些志愿者活动,那时我就帮佩佩在 i 志愿上注册了,但因为疫情的关系,注册后基本也没有带佩佩去参加什么活动,也就这个学期开始,周末的时候会带着她去报名一些活动,出发点也如故事上说的一样。拿这周周六参加的垃圾分类宣传活动来说,参加的基本都是学生,也就有几位和我情况一样的家长。又比如佩佩学校最近举办一个亲子共读共演的比赛,为了取得这次参赛资格,佩佩和她妈妈努力练习了一晚又一晚,好在最后顺利拿到了参赛资格。在我这个小城市,小学的竞争都很激烈,可想而知大城市就更加夸张了。总之我是觉得,现在的孩子比起我们以前那个年代真的难太多了太多了,比如说学习的内容复杂、学生的竞争激烈、教育的标准提高和社会的压力增大。前阵子去领导家作客,他家的孩子也就四年级,Python 玩得飞起,最可怕的是他还会前端,用 React 做了一个项目,我看了下,属于刚开始学习那种,但又怎么样呢?不要忘记他才小学四年级啊。

我的天!